好看小说尽在老铁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萌狐嫁到之秀色可餐九千岁 > 第二十章 哪里来的小蚂蚁?

第二十章 哪里来的小蚂蚁?

故柳在夏 2019-09-17 03:27:10

“想一睹白沐姑娘真容的,起价一百两银子!”

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细小的眼睛一眯:“贫……我出二百两!”

沐盏盏扶额,佯装虚弱道:“香姐,我有些累,不如先去后台等着吧。”

“咦,你就不好奇是哪位公子肯出高价吗?”花广香看了眼她娇弱的样子,挥挥手帕:“算了,你先去后面歇着吧,秋儿,你跟过去给她再修饰一番,千万别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二百两一次,二百两二次——”

“本公子出二百五十两!”

“三百两!”

……

秋儿扶着沐盏盏来都后台的椅子上坐下,给她倒了一杯凉茶:“白沐姑娘,你还好吧。”

沐盏盏抿唇一笑,抬眸看着她:“帮我看下,我的眼睛里是不是进了东西?”

秋儿凑过去认真的打量着,发现白沐的眼线很长,眼尾出微微上挑,睁大眸子的时候,清亮单纯,轻轻眯眼的时候,则带着淡淡的**,眸子里面仿佛有一汪**,拽着她直往里掉。

“找到了吗?”

沐盏盏的声音仿佛来自天外,听得她一阵晕乎。

“……还没有。”

“嘭!”地一声,秋儿倒在了桌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外面渐渐传来脚步声,应该是喊价有了结果。

沐盏盏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后面有一个窗户,撩起裙摆,一只脚刚踏上窗台,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醉容看见趴在桌上昏睡的秋儿,一脸的惊讶,刚注意到沐盏盏的时候,脑门突然被人拎了一棒子。

目光不甘地瞪着沐盏盏,晃晃悠悠地倒了。

沐盏盏手忙脚乱地把她拖了进来,想了想,又快速解开自己和她的外裙,将自己的衣裙披在她身上。

脚步声越来越近,身着中衣,抱着醉容的衣服就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下面是倚翠阁的后院,栽着一些梧桐树。跳到树下一边跑一边穿衣服,穿过前面的照壁就能从后门出去了。

刚转过照壁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山羊胡子从前面转了过来,两人直接对眼了!

面色吓得瞬间惨白,沐盏盏撩起裙摆就往后狂奔!

那山羊胡子一把将腰间的罗盘甩向她,大吼一声:“妖孽别跑!”

那罗盘仿佛有生命的一般,直直飞向沐盏盏,狠狠打在了她的腰间。

沐盏盏踉跄了一下,顿觉神形涣散,喉咙处涌出一阵腥甜,不由暗骂自己点儿背,果然遇到了牛鼻子道士!

目光四处扫寻了一遍,神形矫捷地攀上了一棵梧桐树,顺着梧桐树直接窜上了二楼一个不知名房间的窗户。

能感觉到脚下是一层软绵绵的地毯,脚下一软,忍不住扑倒了在地。

腰上的疼痛几乎让她失去了浑身的力气,正在她疼的龇牙咧嘴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云纹靴子。

顺着靴子往上看去,微微一惊,竟然是君安之!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表情……

沉黑的眸子冰冷地睥睨着她,淡淡道:“哪里来的小蚂蚁?”

小蚂蚁?呵呵!

沐盏盏心里冷笑,待会儿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小蚂蚁了!

抬眼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公子,奴家遇到坏人受伤了,你能不能扶奴家起来?”

君安之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眉头微蹙:“你是这楼中的人?”

沐盏盏低眉顺眼地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沐盏盏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醉容。”

君安之冷冷一笑,转身向门外走去:“说谎,明德海,把她扔出去!”

沐盏盏心里一惊,灵珠就在眼前了,外面还有臭道士在追杀她,此时不夺回灵珠更待何时?

在沐盏盏一咬牙,明德海开门进来之前,猛地向君安之扑了过去!

君安之感受到身后的气息涌动,回身就准备给她一掌,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莲花香气,只是一瞬间的犹豫,那个女人已经扑到了他的怀中。

扑过来的力道带着他直接抵在了门上,明德海推不开门,疑惑的问了一句:“主子?”

君安之低头向怀中的女人看去,她穿着款式艳俗的紫色长裙,脸上戴着面纱,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和这身衣服极为不符。

正要伸手揭去她脸上的面纱时,女人的双手已经攀上了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吐气若兰,声音缥缈,眸色**:“公子,奴家好看吗?”

君安之突然感觉自己有些疲惫、心神恍惚,明德海敲了敲门,听见里面再没有吩咐,一时吃不准该不该进。

他以为主子和尚荣郡主两个人里面在,主子怎么可能吩咐把尚荣郡主扔出去呢?一定是他听错了或者是尚荣郡主把主子惹恼了,主子正在说的气话呢!

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只听里面传出了几声沉闷的碰撞的声音,明德海“嘿嘿”笑了两声,主子可真够急的!

沐盏盏顺势把君安之推到了chuang上,张嘴隔着面纱就向他脖颈跳动的动脉咬去!

门外的明德海正努力地听屋子里面的动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带着怒意的女声:“明公公你这是在干什么?”

明德海一怔,看看一身男装的竹箬倾,又看看紧闭的房门,瞬间傻了!

尚荣郡主在外面,那里面和主子在一块儿的是谁?

见明德海站着不动,竹箬倾身边的丫鬟九月一脸怪异地看着他,将他一把推开:“走开!你这奴才竟然敢在督主门外偷听!”

明德海语无伦次的地解释:“不是,我……”

九月上前将房门打开,回头恭敬对竹箬倾道:“主子!”

竹箬倾在门外看见里面的景象,面色震惊站在原地,泫眸欲泣:“大人……”

只见君安之仰面躺在chuang上,身上正趴着一个绫罗衣裙的女子和他拥吻,即便听到她的叫声,也丝毫没有要理会的意思。

竹箬倾紧紧捂住嘴,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转身哭着离开。

九月连忙跟着追了出去。

沐盏盏现在很想指着老天大骂,为什么每次都不成功,她嘴里还没有尝到一点儿血味,门就被推开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继续阅读

章节 X

第一章 该死的男人! 第二章 跟他回府 第三章 温柔假象 第四章 旧伤复发了? 第五章 有身份的“白团团” 第六章 该死的人类,谁要陪你睡觉! 第七章 专宠 第八章 讨他开心 第九章 进宫 第十章 果真是本督对你太放纵了 第十一章 色狐狸 第十二章 师父来了! 第十三章 花街的美人儿 第十四章 点儿背的刺客 第十五章 定情信物? 第十六章 一举成名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